文化圖騰何時了

 

呂清夫 撰文


世紀初,福特汽車剛出爐的時候,外形竟然像個馬車,這因為大家過去習慣於坐馬車,所以機械化的汽車也做馬車狀。但是不久即被改成流線形了,因為那樣才能配合車子的速度與板金的彎曲。在此,馬車是傳統,汽車是現代,汽車有必要固執馬車的形態嗎?

艾菲爾鐵塔在今天已是巴黎的標誌,但是誰知道,艾菲爾鐵塔剛出爐的時候,不知挨了多少的臭罵,有人說它是醜陋的大煙囪,有人說它損害了巴黎的優雅。大家都覺得這個鐵塔的外形太不習慣,太反傳統,於是鳴鼓而攻。但是曾幾何時,前人的近視卻成了後人的笑柄,鐵塔是走在時代的前端,其中表現了近代特有的鋼鐵文化,腦筋僵化的人自然是吃不消了。

我們常喜歡在水泥建築上方,加一個宮殿式的屋頂,並以此自得,中山樓、圓山大飯店、國家歌劇院都是這一類。其實這是最最違反審美的原則,不論國父紀念館的設計人王大閔,或者中國美術史學者M•蘇利文都期期以為不可,因為水泥不宜模仿木材的造形,模仿不但無法展現傳統木造建築的特色,亦難發揮鋼筋水泥建築的優點,徒增「掛傳統賣洋貨」之嫌。

大家之所以這麼喜歡宮殿式,可能出於一種習慣動作的反應,也可能出自一種觀光櫥窗的慾求,或者源自一種文化圖騰的崇拜,特別是官方,以為處處做成宮殿式,即可加深中華文化的向心力。但是不管哪一種,都可能影響了現代文化的創造力。其實,傳統的特色不能生吞活剝,亦不必望形生義,傳統的韻味正如語言工的南腔北調一樣,是與生俱來的,是血濃於水的。刻意強調傳統,往往只會堰苗助長,但可惜官方獎勵的繪畫、雕刻、舞蹈、音樂等等,常有這種傾向。

近日據聞,政府要把我們的電話亭重新設計一番,於是邀請了很多人去開會,以便集思廣益。據說有人提出電話亭要具有傳統的特色,一時引起了不少的爭論。

如果是一個古老的城市,具要求傳統的特色似乎是很自然的,但是我看巴黎的電話亭卻是完全無色透明的,十分現代化的,有人在街上打電話時,你只看到法國梧桐之下,或壯麗古厝之前,有個人在那堣韙漡爾}而已,其他幾乎感覺不出電話亭的存在。如果要有傳統的特色,那麼他們太多了,什麼巴洛克式、洛可可式應有盡有,但法國人從未曾在藝術上刻意強調自己的傳統,就像富人不把金錢當回事一般。

不只巴黎電話亭,在阿姆斯特丹是翠綠的,在科隆是鮮黃,外形都很流線,一點也不傳統。但是他們對於傳統文物的維護則是無微不至的,一個科隆大教堂的存在,竟然使得政府下令,周遭的建築不能蓋得比它高,以便凸顯大教堂的存在。

在台灣,雖然藝術喜歡強調傳統特色,但傳統文物往往呈現「最年輕的古蹟,最徹底的破壞」,有人說,這是因為我們的傳統喜歡「除舊布新」。其次,人類本來就有點喜新厭舊或遊牧性,風景區的住民常不覺得當地風景有何好看,出國旅遊蔚為風氣乃是嚮往一種異國情調,因之,我們會特別欣賞別人的傳統,別人也一樣欣賞我們的特色,也因此,台灣很多傳統文物常是外國人先注意才引起我們注意,有些提倡民間藝術的人竟是炒作民藝品外銷的商人。在藝術創作上言,強調傳統特色有時難免是要迎合老外,或者是要「進軍國際」,要言之,意在營造一種觀光的櫥窗。然究其實,未必發自內心深處的需要,因此乃缺少了一種原創力。

當一種藝術品或日用品的造形欠缺原創力時,便無甚品味可言。文化圖騰或觀光櫥窗的構設雖可能方便一時,但是如果導致原創力的受傷則是得不償失的,因為一切有口無心的文化活動將永遠折煞藝壇,而真正的傳統文物則永遠是「內行人巧奪之,外行人糟踢之」!

原載1990.9.2.自立早報,收入1994年呂清夫著「現代都市叢林派」

 回上頁   回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