風水與藝術

 

呂清夫 撰文


在二十世紀行將結束的今天,國人的風水觀念仍舊歷久不衰。在國人的眼中,似乎不少東西的方位都對人的身心具有影響力。有人或許覺得這是迷信,但也有人覺得這是對於空間的敏感。

在台北榮總附近的中國醫藥研究所的校區裡面,不久前曾經矗立了很多雕像,它們都是中醫學界的列祖列宗,如神農、華陀、李時珍等人的大理石雕像。本來濟濟多士處處一字排開,幾十尊雕像雖然多了一點,倒也十分壯觀,可是後來卻成了不受歡迎的對象,原因倒不是因為它們不夠美觀。只因為當地的民眾似乎覺得,這一群雕像弄得這部份校區好像墳墓一般,高高長長的雕像台座似乎像個墓碑,並說小孩子經過校區常被嚇到,所以要求校方把它們搬走。

其實情況還不止如此,據說自從擺出那些「列祖列宗」以後,所方人員也頻出狀況,首先是副所長一退休馬上過世,其他有十幾位教職員工或其家人也都發生過大大小小的意外,這種事在雕像群未被擺出來之前從未發生,個中的巧合不得不令人稱奇。因之,不論主客觀因素,都註定了這批雕像被撤走的命運。

類似的情況在台灣似乎所在多有,有個公家建築因為建築表面有很多尖尖的造形,便引起了對面住家的抗議。有個雕塑家的住家屋頂上散置了一尊政治銅像,與銅像面對面的住家也要求該銅像轉過身去。 最近備受矚目的類似案件應該是台北縣三重市玫瑰公園內的雕塑「吶喊的亞歷山大」,由於這件作品好像是一尊被「活埋」的人物雕像,雕像的身體被埋於地中,只有頭部跟四肢露出地面一部份,頭部表情又顯出痛苦的樣子,露出的四肢更是青筋暴漲,箭拔弩張。本來是想作成格列佛遊記中的「小人國」一般,讓小孩可以在雕像上面攀爬,不料結果反而嚇到了小孩,故引起民眾的不悅。

尤有甚者,這件作品的出現適逢華航的大園空難事件,雕像「腦袋搬家」的印象居然被民眾認為跟空難有關,所以有人主張將之拆除的聲浪隨之高張。市公所於是決定在附近十個里進行民意調查,問問大家這件耗資七十萬的雕像到底拆還是不拆。

本來,人對於東西如有好惡也僅止於喜不喜歡而已,但是我們竟然把它跟畏懼、死亡扯上關係。可知我們對於東西擺設的反應相當強烈,聯想力也相當豐富,對於藝術品的此種反應更是全世界少見的。西方學者芬奇(C.Finch)在談論現代藝術時,曾經令人意外的如此說道︰

「對華人來說,所有西方的發明之中,最討厭的東西莫過於電線桿。電線桿的高度與間隔如果非常的規律,便破壞了傳統生活的平和平衡。所以直到今天,中國的街道都看不到整齊劃一的景象。每個住宅的擺設都必須不影響到主人的命運。也就是說,譬如為了配合戶外樹木的外形、附近河川的水量等等能夠帶來好的影響,所有擺設都由風水師來決定。

所謂的風水師是指懂得物體的語彙(至少是一部份),同時能夠將之翻譯成足以維持生活和諧的語言。在今天高度都市化的歐美地區,藝術家雖然不必面對這種維持精神平和的儒教課題,但是他們似已開始留意這種技術的學習。」

這種對於物體空間的感應如果出於人云亦云,可能變成一種迷信,但如果出於有感而發,則可能是一種精神活動了。

原載1999.3.2.中央日報

 回上頁   回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