先把樹種好

 

呂清夫 撰文


台灣地狹人稠,最珍貴的是公園、綠地、廣場。可惜的是我們一有廣場綠地,常會塞進很多東西,如房子、銅像之類,弄得處處擁擠不堪。我常覺得,我們如有廣場綠地,最重要的不在於建造什麼東西,最需要的是先把樹種好,最少不要砍樹。

像淡水聖本篤修道院的院區,雖然建物很少,但是老樹垂地,芳草連天,單單這樣,就夠令人神往了(見左圖)。可惜這種例子不多,我在北投兒童公園看到的盡是砍剩的樹根,光禿禿地對著天空嘆息,有的大樹根還被挖出,閒棄一旁。我載林口竹林寺看到的是,樹幹被燒得有如木炭一般,大概是在樹下野炊之故罷,不知我們的遊客何時才能文明一點。

台北新公園本來一座西式的博物館配上翠綠的林木,已經很好,誰知後來南邊塞進一個陳納德銅像,東邊又大興土木,建造了五顏六色的亭台樓榭,我一直覺得,這些中式建物和博物館建築格格不入,不論造形、色彩都十分衝突,而更要命的是為著這些水泥建物,不知砍掉了多少樹木。

其實,以培育植物為名的植物園也是土木大興,林業試驗所自己便將衙門蓋在堶情A而在這個豆腐乾式的現代建築之旁,又塞進了宮殿式的南海學園,其占地不為不大,砍樹不為不多。現在中央圖書館都蓋好了,但是南海學園中的臨時「央圖」不知為什麼還不撤走?近日反而聽說,南海學園又出現新的違建(見七月一日聯合晚報)。

這種在公園綠地之中塞進水泥建物的例子太多了,從基隆的中正公園,到高雄的澄清湖,我們都可以看到一些大而無當的建築。我們絕不是反對建設,而是希望蓋房子不要想到哪婸\到哪堙A然後再來建建拆拆、拆拆建建,君不見有些光復後興建的校舍常要拆了重建嗎?倒是光復前的校舍往往較少變動,台大、師大的校舍應是現成的例子。

不僅建築物,連銅像也是沒什麼章法,我家附近的一個小學便有點奇妙,門廳很小,但是卻有孫中山、蔣中正兩大銅像,一尊是向外對著馬路,一尊則向內對著操場,兩尊銅像剛好背靠著背,不知小孩子會不會覺得他倆是在玩遊戲?這件事在人台南火車些刊亦可找到同類,一尊是鄭成功,一尊好像是蔣中正,兩大立像也是背靠背站立在街頭,中間似乎隔著一面水泥做的籬芭,而更顯擁擠的是不遠處還有一組運動員的群像,至於群像之中有一個雕像竟是蘇南成!

這種擁擠的「盛況」尚可以見之於民間的公園,著名的秋茂園或許就是一個抽樣。秋茂園是私立的免費公園,我們對於園方的慷慨雖然十分欽敬,但是對於園中的品味則要略表數言。因為它與台灣其他的公園綠地竟是那麼異曲同工,那麼擠滿了水泥產品——水泥塑像。在通霄的秋茂園,我們可以看到八仙與三軍齊步,看到天使與孫悟空齊飛,總之,整個不大的公園擠滿了古今中外、三教九流的水泥塑像。台南的秋茂園更是西遊記的群像與西部開拓史的牛仔同時登場,另外,佛陀像前又突然冒出一個現代博士,因之,處處給人以擁擠、突兀之感。

園方的構想可能來自外國的雕刻公園,但要知道外國的雕刻公園占地甚廣,雕刻間的距離較遠,而且沒有一件作品是水泥做的,因為水泥價廉質粗,真正的藝術作品是不會選用水泥的,它們多半採用大理石、青銅之類的高價材料,並因為這些材料質色俱美,不會像水泥那樣還要漆得花花綠綠,或者掉得斑斑剝剝。總之,公園雕刻不是捏麵人,不是一天造成的,據我的觀察,台灣全省,包括達樂花園在內,都難得看到一個像樣的雕刻公園。

金山達樂花園的雕刻遠不如青山之美,達樂的青山不但造形雄美,而且氣象萬千,值得一看再看,對於一心賞美的人來說,園方只要把樹種好,必要時多種些奇花異卉就好,其他粗糙的人工建物似乎不過是噱頭而已。據說新加坡每兩個人就擁有一棵樹,我們卻每廿六個人才擁有一棵樹,我們還要急著製造水泥叢林嗎?

 

原載1989.9.15.自立早報,收入1994年,呂清夫著「現代都市叢林派」

 

 回上頁   回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