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蹟何辜

 

呂清夫 撰文


有天晚上,一個藝術界的朋友打電話給我說:「我們的古蹟不整修還好,越修越糟,修到後來,古蹟可能在台灣絕跡。台南孔廟在過去就有官員準備把它翻成二樓的樓房,真是令人噴飯,好在遭到反對才告作罷。最近台南孔廟又被拆得僅剩兩道牆,但也在這個時候才請我去看,問我的意見,真令人哭笑不得。這時再有什麼意見也是來不及了。更要命的是,這僅剩的兩道牆,現在竟還有人主張,再把它們開兩個天窗子,以便重建之後更為通風。」

「在台灣,大家都喜歡把古蹟拆掉重建,在包商來說,這樣比較好做事,而且可做的『事頭』也比較多。在官方來說,這樣比較好交差,因為花了大把大把的鈔票,如果整修結果不能煥然一新,怎麼對上級交代了怎麼表現成績了如果整修結果還是舊舊的樣子,上級會覺得值回票價嗎?」

「但是大家如果去羅馬、去希臘看看,大家都知道,他們整修的目的就是要保持那種舊舊的樣子,那樣才有看頭,那樣才是古蹟。你想想,一個宋瓷被打破了,難道就把玻片丟掉,再重做一個相仿的東西就行了嗎?誰要看這種仿古的東西,看破片都比看仿古的更有歷史文化價值,所以我們的當務之急,不是應把那些破片好好組合起來嗎?」

「事實則相反,現在我們的那些破片郁被識貨者要去了,難怪有人說,我們對古物古蹟的態度是,不識貨者糟蹋之,識貨者巧奪之。台灣廟宇屋頂的剪黏瓷像(有神仙龍鳳等,見上圖)就是這樣被糟蹋掉,識貨的師傅常把古老的剪黏瓷像換下來,一簍一簍地搬回家,這樣他們可以一魚雙吃,一來是剪黏瓷像可以賣到骨董店去,二來是可以包到更多的『事頭』,只可惜他們新造的瓷像是用俗惡不堪的玻璃剪黏而成。」

「鹿港龍山寺在整修的時候,古老的柱子竟被卸下準備燒掉,當時我們系堛瑣ル肣閬n路過,立刻搶救了一支帶回系塈@標本,人家日本對於那些爛得不堪使用的占老柱子莫不視若拱璧,因為它們也是一種古物,於是都被小心翼翼地陳列在博物館中,而我們竟然當作垃圾看待!」

「當年林家花園整修的時候才妙呢,我當時常在附近進出,我眼看著一輛大卡車因為開不進去,竟然把一片古牆打出個大洞,以讓卡車大搖大擺地在寶貴的古物之上壓過去,其實卡車上的木料原本可以一支一支地搬進去,但是大家似乎把林家花園看成違章建築,人盡可拆!」

「更妙的是澎湖的離島,那些小島上原來都有一些淳樸的古廟,那是很好的觀光資源,誰知道現在那些古廟個個『瘓』然一新,那是因為有一年選舉,有些候選人到那些島上拉票的時候,曾向島民宣稱,你們如果把票投給我,我就把你們的古廟全部翻新,據說這個話很有效,一下子都被改頭換面了。選舉的污染文化竟到了這麼嚴重的地步!」

「台灣的古蹟這樣下去真要片甲不留,在台灣的觀光恐怕要成了純觀『光』!……」

我如是在電話中足足通了一個鐘頭。我的朋友不是不滿現實,因為他的事業一帆風順。他只是眼看著喜愛的東西一個一個失去,不由得感到心疼,由是偶而發點牢騷而已。

 

原載1990.7.6自立早報,收入1994呂清夫著「現代視覺品味派」

 

回上頁   回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