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北行路難

 

呂清夫 撰文


台北的交通似乎替行人、替學童考慮不多,行人學童常有行不得也之苦。近日據聞松山機場有玩具、家電大展,民眾擠得水洩不通,我真為那一帶的行人捏一把冷汗,因為機場前面幾乎看不到一個斑馬線,車子又快。如果從富錦街口下了公車,從紅磚道往機場走,行人真是走投無路,因為紅磚道有頭沒尾,而機場前面的馬路就像水上樂園中的人工河道一樣,路窄而彎,車子川流不息,沒有號燈、沒有斑馬線,行人根本無法穿越,好像高速公路一樣。問題是這樣的「高速」路為何要與紅磚道連在一起?為何機場旁邊又設置大型展覽場?簡直是與行人過不去,後來我終於想通了,來客必須開車,無車免談!

那個新生公園也是,由於設在車水馬龍的高架橋下,大路縱橫交錯,沒有明顯的斑馬線,行人隔著馬路,望著公園,真不知如何過到彼岸。還是一樣,只怪自己沒有開車,因為前往公園也是無車免談。陽明山公園也差不多,大好的馬路只供轎車長驅直入門口,公車則被拒於數里之外,公車乘客下車之後,只好行軍。

至於台北站前的陸橋實為不折不扣的「天橋」,因為奇高奇長,又無頂篷可蔽風雨,老弱婦孺只有自求多福。不僅此也,將來這一帶行人也可能被「請」到地下,因為有人建議從台北車站到小南門之間,據說又要造一條長達三公里的地下街(可怕!)好讓地面更方便於開車。儘管學者曾說,使用都市的地面是市民的基本權利,但是現階段的行人還是不得不上天下地的疲於奔命。因之我們可以看出,整個都市規畫似乎都在看重開車的方便,似乎都在鼓勵大家買車。

事實上像台北這種毫無停車場觀念的城市,嚴格地說,根本沒有資格增加小汽車。同時台北市區也不大,開車未必更加方便,即使在東京那種比台北大的地方,市區也很少人開小汽車,因為那樣反而浪費時間。他們寧可坐公車或地下鐵,即使公司的主管也不例外,大家不會認為坐公車寒酸,同時汽車在他們也不是什麼稀奇品,因為價錢便宜,沒什麼好炫耀,至於進口車則很少見,因為他們對自己有信心。不曾擁有汽車的人可能會覺得汽車稀奇,但是一度擁有以後可能會覺得汽車也不方便,甚至覺得汽車無異「氣」車,不開也罷。我想台北的小汽車成長到整個城市都是停車場的時候,大家可能會視開車為畏途。

在與海爭地方荷蘭,馬路竟留有自行車道,路旁綠意盎然,景色如畫。民眾更有共識,如要我們的環境與地球更為乾淨,就不能汽車至上,而要提倡腳踏車。人口稠密的阿姆斯特丹也在快車道旁,勻出自行車道,車道平順,使老人家都可以輕騎上路。至於腳踏車更是隨處可以租到,行人真是得其所哉。

在地窄人稠的日本,也是大街小巷都留有自行車道,東京都不例外,騎單車和坐公車一樣,不被視為寒酸,太學教授騎單車上路者不乏其人,各地車站更設自行車停車場。日本筑波學園都市更把人行道、自行車道高架化,汽車都在橋下穿梭,人車井水不犯河水。一個學童從家堨X門,不管他是走路還是騎車,不論他去學校或去公園,他都可以一部車子都碰不到,而直達目的地。這看來有點神話,其實是二○O年代的「包浩斯」早已想出,七○年代的日本業已實現的行人王國。其貫這也是一個未來都市,因為目前交通流量很小,設施建好了是預備幾十年後使用的。

每次碰到台北的行路難,或者汽車的烏氣,我就不由得想起人家的行人、學童何其幸運。當初的台北如果有一點未來的前瞻,何至於像今天這樣,整個城市彷彿是個大違建,面對台北的橫七豎八,一個馬來西亞僑生告訴我,現在的台北連吉隆坡都不如了,你說氣不氣人?

原載1990.2.1.自立早報,收入1994年,呂清夫著「現代都市叢林派」

回上頁   回首頁